• 首页 > 休闲天地 > 正文

    枫树坳的记忆
    2014-11-27 16:51:54   来源:http://aqdzb.aqnews.com.cn/aqwb/html/2014-11/25/content_352746.htm   

     

    枫树坳的记忆 
    胡兴家http://aqdzb.aqnews.com.cn/aqwb/html/2014-11/25/content_352746.htm
       

      枫树坳是个很小很小的深山村落。一棵不算年轻的枫树生长在这个海拔千米的山坳里。山坳是周围的人用两只脚走出来的交通要道,它的北面名为长水沟,南面名曰陈家岭。南来北往的人经过此处,都会累得腰酸背痛腿抽筋。所以,在十里八村也算得上小有名气的地方了。

      母亲说,就在枫树坳这个小村里,在姑妈家的屋檐下,我呱呱坠地。正是伐木烧炭、大炼钢铁的年代。赶上这样一个如火如荼的时代,有了身孕的母亲也唯有义无反顾,加入到炼钢铁的大队伍中。她每日在崎岖的山涧小路上往返近百里,挑炭下山,其中的艰辛无法言说。母亲时常说,她那时挑炭不知摔了多少跤,也算我的命大,我却始终没被“摔”坏。

      枫树坳是我去外婆家的必经之路。山里孩子习惯了爬山越岭,即便年龄再小,也不会被这个坡度陡峭的山坳难倒。记得大我两岁的表姐和曾我斗嘴,说表弟,你家那地方真是个山沟沟,出门不是上岭,就是下坡,抬头看不到碟儿大的一块天,你看我家地方多好,是个大畈。正如表姐所说,外婆家的确比我家好多了,是个山区的小盆地,日子过得也比我们家滋润。有一年腊月的时候,我在外婆家住久了,哭闹着要回家,他们拿我没办法,哄来哄去我还是愈吵愈烈,大舅拿来干干的红枣给我吃,没见过红枣的我哭喊着说,我不要,我不要吃红辣椒。

      高中一年级暑假时的一个炎炎夏日,我从外婆家往回赶。行至北面的山腰,突然间狂风肆虐、乌云骤集,紧接着空中撕开几道耀眼炫目的闪电,雷声震荡着山谷。当时我脑海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快步跑到坳口枫树蔸的树洞里,避开这场迅猛的暴风雨。就在我气喘如牛地奔跑至距离那棵树还有一华里路程的时刻,大雨已经泼洒着兜头砸来。视野里白亮亮的都是雨幕以及飞溅的水花,我本能地向着那棵救命的枫树奔跑,浑身湿透像个跳水运动员,当我上气不接下气跑到树下,一手扶住树洞的边缘时,只听洞内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。我打了一个哆嗦,第一个念头是莫非遇到了“山鬼”?待我抹干脸上的雨水,定睛一看,洞内亭亭玉立着一个花季少女。她正在用力拧干已经湿透并脱下来的外衣,我恍惚看到她贴身的紫红围兜紧贴着胴体。面对我这个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,尴尬、羞涩和难以言状的复杂表情,全写在了她那张俊俏的脸上。

      我不知所措地转身,背后传来她的声音,你进来躲雨吧,我回家去了。我再一转身,只见她冒着倾盆大雨,脚穿雪白的塑料凉鞋,挽着裤腿、扛着草锄,消失在雨雾中。此时,我脑子一片空白,身躯不知不觉地移到树洞,抬眼向树洞内的上方看去,无限的一片黑,只有洞口的边缘有几只大蚂蚁在奔走。我木然站立,许久,许久。不知何时,雷声、雨声都停了,空中洒下一束亮丽的阳光,一道南北走向的彩虹,横跨在山峦的上空,光彩夺目。

      自那场风雨后,我每次从枫树坳路过时,总是不自觉地要在这棵枫树蔸边驻足。或许因为这一段久远的青春记忆,从此让我喜欢上了枫树,喜欢斑剥皱褶,一脸老态的树干,喜欢盘旋曲折的树技,更喜欢秋来火红的枫叶。也许,从某个角度说,枫树见证了我的艰辛,也让我拥有一片难忘的记忆。此后多年,无论是风雨如晦,还是碧空万里,行走在枫树坳的绿荫之下,我的心里总会很踏实。

     

    相关热词搜索:枫树 记忆

    上一篇:让五千年的梦想延续
    下一篇:独自逍遥

    分享到: 收藏